当前位置:首页 >> 5G

营收净利双下滑股票腰斩雪莱特股权质押之路

5G  |  2019-06-19  |  来源:江苏物联网云平台

营收净利双下滑,股票腰斩,雪莱特股权质押之路怎么走?

阿拉丁商城10月26日消息,日前,雪莱特在众多LED上市企业中率先发布了第三季度财务报告,不过与发布业绩报告的积极态度相比,业绩本身则显得消极许多。

2006年上市,目前以光科技应用、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业务为主,被外界称为“并购王”的雪莱特,今年半年报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度亏损,而第三季度则延续了半年报的颓势继续亏损,并且因为财报中的糟糕的流动性而引发外界的关注,深交所也直接发函要求其解释原因。

现金流与利润差距达5亿引交易所关注

资料显示,雪莱特2017年营业收入10.26亿,同比上涨26.0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87.02万,同比增长37.94%。而亮眼的业绩背后,是其他财务状况的恶化,年报显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6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2660.37%。雪莱特表示,报告期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为-46877.61万元,净利润为3519.52万元,差异50397.13万元,主要原因为经营性应收项目的增加及存货增加所致。

雪莱特则声称,经营性应收项目的增加主要系报告期公司充电桩销售业务增加形成的应收账款增加,应收账款增加属于充电桩业务的行业特性。存货增加主要系报告期公司采购充电桩产品的原材料及配件增加形成的存货增加,存货增加是公司应对市场的积极需求、原材料价格波动而作出的战略性考虑。总而言之,雪莱特表示目前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与净利润存在重大差异是暂时性的,把差异归咎于经营策略和战略安排所致,同样公司表示这种状况也是是合理的。

而近期,雪莱特子公司富顺光电名下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1177万元,则成了火上浇油。频繁的异动导致深交所直接向雪莱特发了问询函。

子公司富顺光电流动资金吃紧,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扣押

2014年,雪莱特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了富顺光电。2017年年报显示,富顺光电2014年-2017年连续四年均完成相关业绩承诺,且由于报告期内运营良好,富顺光电在2017年贡献了超过2.2亿元的营收。

8月25日雪莱特曾公告称,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下发《民事裁定书》,富顺光电的部分资产被扣押。公司表示,本次被法院扣押的资产是富顺光电的重要资产,目前处于受限状态,不能正常使用。

10月10日雪莱特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富顺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顺光电”)名下4个银行账户的资金被冻结超3000万元,因富顺光电冻结账户内存款余额小于冻结金额,故实际已冻结金额为1177万元。

富顺光电自2016年转型布局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业务。根据充电桩行业特性,充电桩业务收款账期较长,平均账期在一年以上,对富顺光电日常经营现金流有较大影响。此外,受国家去杠杆的货币政策影响,富顺光电在2018年被银行收回部分贷款,导致其流动资金紧张,无法按时偿还部分供应商到期的货款。

子公司银福伟业质押股票已遭券商强行平仓

9月4日,雪莱特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陈建顺及其一致行动人漳州市银福伟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福伟业”)提交的书面文件,获悉陈建顺可能存在被动减持的风险,银福伟业的质权人华创证券有限公司已处置其质押的公司股份。银福伟业被动减持具体情况如下:

截至2018年9月4日收盘,银福伟业持有公司股份308,79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4%。银福伟业在被动减持前,持有公司股份4,983,19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64%,均为无限售条件股份。

而银福伟业实际控股股东陈建顺所持有的雪莱特股票已可能存在被质权人平仓而导致被动减持。资料显示,陈建顺系公司第二大股东,系公司董事、副总裁,不属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持有雪莱特公司股份83,318,598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71%。陈建顺所持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的股份数量为78,800,000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4.58%,占公司总股本的10.13%;累计被司法冻结的股份数量为83,318,598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10.71%;累计被轮候冻结的股份数量为12,863,172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5.44%,占公司总股本的1.65%。

笔者查阅资料发现,陈建顺所持有的雪莱特股票中有78,826,698为限售股,占其所持有雪莱特股票的94.61%,而其质押股票占持有股票的94.58%,据此推测陈建顺所质押股票绝大部分甚至全部为限售股,故暂不至被券商强行平仓,相比其控股公司银福伟业被强平的遭遇来说,已经幸运多了。

雪莱特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风险不断上升

不仅子公司流动性吃紧,雪莱特当前的财务状况也不容乐观。除了上文提到的第二大股东触发触发警戒线外,雪莱特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也已触发违约条款。

9月13日公司曾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柴国生获悉其于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万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办理的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可能被实施违约处置。截至公告披露日,柴国生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31.37%。华泰证券可能实施违约处置涉及的股份数量为占柴国生持股的28.35%,占公司总股本的8.9%;万和证券可能实施违约处置涉及的股份数量占柴国生持股的13.52%,占公司总股本的4.24%。

10月18日晚间,雪莱特进一步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柴国生的一致行动人王毅于华泰证券办理的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可能被实施违约处置。截至公告日,王毅持有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03%。华泰证券可能实施违约处置涉及的股份数量占王毅持有公司股份的36.92%,占公司总股本的0.75%。

18日晚间雪莱特同时公告,2018年1-9月,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金额合计4100万,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绝对值的比例为73.38%,将减少公司2018年前三季度所有者权益、净利润4100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主要是由于部分产品系列的客户信用政策期限较长,导致应收账款账龄时间较长,本期采用账龄分析法计提的坏账准备增加。

也正是受此影响,2018年前9个月,雪莱特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

公司控股股东柴国生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王毅先生、柴华先生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61,784,606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3.65%,其中无限售条件股份合计76,831,703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29.35%,数量上接近涉及违约的股份数量,因为违约发生于9月份,相关部门尚未喊停券商强行平仓无限售条件股票之前,故无法排除违约股份已被券商强行平仓的可能性。

更为糟糕的是,柴国生先生于2017年5月18日股票质押后,先后于2018年2月2日、2018年2月5日、2018年8月31日分别办理了补充质押手续,柴国生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249,250,000股,占三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21%,占公司总股本的32

营收净利双下滑股票腰斩雪莱特股权质押之路

.04%。从雪莱特股票日K先可以看出,自2018年5月29日后,雪莱特股价开始持续下跌,从6.44元/股跌至3.36元/股(10月26日收盘价,中间一度跌至3.15元/股),股价已经腰斩。

公司营收与净利双双下滑,控股股东持股绝大部分已被质押的情况下,万一股价继续下挫,雪莱特拿什么来填股权质押这个坑?